二手交易平台闲鱼日活泼用户超2000万 谁在买卖二手货?

近年来,不少年青人喜欢上买卖二手商品。

一名北京市民正在二手交易平台上挂卖自己的二手饰品。

“买买买”,如今消费者购物频率越来越高。这一进程中,“喜新厌旧”的懊恼也频频来袭:不再喜欢的东西,放着无用、扔掉惋惜。二手货交易平台应运而生,不少人在平台上买卖闲置物品,一来收回资金用于消费,二来也可以“淘”到不少物美价廉的好货。

哪些人在买卖二手货?二手交易为何会日益火热?笔者进行了走访。

二手交易便利买家、成全卖家

旧货市场历史悠长,历来是二手交易的主要凑集地。无论是家具、电器、衣物,还是首饰、古玩、老物件,可谓应有尽有。

60多岁的退休医生李亚非对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大柳树旧货市场情有独钟。他指着前面更大一片开阔广场对笔者说:“以前这里到处都是小摊位,规模比现在大三倍多。八年来,我有时光就会过来逛一逛。”上周,他还在旧货市场花了20多块钱买了个二手扫描仪。“家里有孩子在上学,平时会经常扫描打印一些东西,买个扫描仪用起来就很便利。”

别小看这个二手货市场,既便利了买家,也成全了卖家。

在大柳树旧货市场摆摊的退伍军人高先生,一个上午卖出去了3双旧鞋和1个二手包。

“今天总共卖出去200元,都是家里用不着的一些衣物,大家各取所需。我也能把闲置物品换成钱,赚点外快。”高先生说,自己经常把家里的一些旧物件和用不上的旧货拿过来卖,他上周还卖出个录音机,变现了100元。“现在很多年青人都喜欢在网上做一些二手交易,有机遇我也去试试。”他说。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闲鱼、转转、拍拍等网络平台,日益成为二手货交易的“主阵地”。

家住海南省海口市的陈惠就是闲鱼平台的“常客”。在高考停止后,她着实买了不少东西。“其实都是些激动消费,高考完了就想放松一下,后来发明很多化装品都用不完了。”陈惠说,对于之前积攒的那些用不完的闲置品,自己决议趁着开学季卖出去。她把自己要卖的物品挂到闲鱼平台上,还会在一些闲置物品交换群里发一些广告。“现在已经卖出去了十多件,大概收回了300元。”陈惠说。

在湖北武汉上大学的李澈表现,自己在闲鱼上卖的重要是以衣服和护肤品为主。比如,前不久,他为了解决脸上长痘的问题,花了168元在网上买了一套护肤品,用了几天后感觉不合适,然后又放到闲鱼上以110元的价钱卖掉了。“东西留不留往往不在于本身品质如何,而是我自己需不须要。卖出去,也能让这些闲置物品施展应有的作用。”李澈说,无论是旧手机、旧电器,还是眼镜、衣服,只要是自己不须要他就会通过二手交易平台卖掉。

不避讳二手商品,年青人成交易主体

不少参与二手货交易的人告知笔者,二手货交易最大的长处就在于,一样东西对于卖家可能是“鸡肋”,对于买家来说可能就是“宝贝”。这种相互匹配的进程乐趣无限。

“抽油烟机去超市买大概要五六百元,在二手平台200元左右就可以买到!”湖北武汉的周女士看重二手货的实惠。与此同时,她也经常在闲鱼平台上卖一些自己用不着的衣服、化装品,每周都能卖出去两三件。“参与二手货交易,首先自己要讲诚信,不能诈骗,其次要做好沟通,最后也要想措施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需求或者自己想卖的东西。”谈起二手货买卖的心得,她头头是道。

从事影视后期工作的孟真平时须要经常调换摄影器材,因此也是闲鱼和转转的常客。“我5年前买的二手的拍立得和相机镜头,到现在依然很好用!”孟真说,玩摄影很烧钱,因此对自己来说二手器材的性价比显然更高。“买全新的拍立得要花500元,而我只花了200元,再加上原价近1000元的相机镜头,我总共只用了620元。通过二手交易,我这次装备采购一共省下700元呢!”

“我曾经一年换过3款平板电脑,就是因为在转转上看到了更质优价廉的,就把旧的卖出去换成更好的。”在北京工作的小伙子张子威告知笔者,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快,二手货价钱还实惠,即便一时用不到有时也会意动买下来。“一般这些电子产品市场价钱都很稳固,转转平台还有官方鉴定服务,再加上我自己也对电子产品很了解,所以经常能淘到些好货。”张子威说。

二手货交易业务的发展速度,从数据当中可见一斑。

过去一年,闲鱼上有2亿用户交易了2000亿闲置物品,相当于将2000亿挥霍变成了消费。

据闲鱼运营总监唐宋介绍,截至2020年7月,闲鱼总用户数已经超过2亿,日活泼用户超过2000万,在线卖家超过3000万。目前,每天有超过400万用户在闲鱼平台上“走街串巷”,每年有超过10亿件商品宣布,年交易规模超过2000亿元,闲鱼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闲置物品网络交易平台。

“闲鱼上凑集了大批年青人热衷的物品,比如二次元、潮玩等。随着消费升级,闲置二手商品的存量也在不断增添,母婴类商品成为新亮点。”唐宋告知笔者,从闲鱼后台数据来看,网上二手货交易的年青人群占比拟高。这些用户广泛比拟寻求消费的性价比,既秉持着传统的俭朴生涯观,也愿意拥抱新品,不避讳买卖二手商品。“可以说,二手货交易就是辅助人们找到消费升级、体验经济与勤俭成本之间的那个平衡点。”

破解信誉难题,让闲置经济迎来高速发展

二手货交易火爆的同时,售假贩假、以次充好、维权艰苦等问题也屡屡产生。

不久前,在江苏南京上学的徐雨晨花了1500元买了一部二手苹果手机,买回来才发明不能用。去找卖家退货,却碰了钉子。“花钱买了个教训吧,很多人卖手机和笔记本其实都有‘暗病’或‘硬伤’,买的时候看不出来,还没用多长时光就出问题了。”对此,徐雨晨显得很无奈。

从事互联网行业的王洁也有相似阅历。有一次,她看到一个原价499元的空气炸锅以99元出售。虽然卖家标明这个空气炸锅是“有轻微瑕疵的厂内尾货”,但是王洁还是图廉价买下了。成果,对方过了一个多月都没发货。“二手交易市场其实也鱼龙混淆。买的时候也要货比三家,究竟‘一分钱一分货’,遇到特殊廉价的东西还是得想想里面有没有猫腻。”王洁反思道。

唐宋表现,闲置二手交易最要害要解决信誉这个难题。为此,闲鱼一方面应用芝麻分等阿里系统内的信誉机制,为用户“增信”;另一方面开设“闲鱼鱼塘”,以帖子、直播等内容化方法,为交易提供信息增量,降低交易纠纷。比如,对一般交易纠纷,除了客服以外,闲鱼还独创了社区化解决方案。一旦交易纠纷被提交,体系会随机抽取17名符合条件的用户担任“裁判员”,依据买卖双方提交的图片、交易证据进行投票仲裁,最先获得9票的一方获得成功,处置成果很快就能出来。

“今年,闲鱼增强了对交易安全的保障。用户进入安全中心,答对3个问题可获得‘安心购’服务,最高赔付额达5000元。目前已有1000万人参加闲鱼‘安心购’。线下上当案件量降落41%,诱导确认案件量降落57%。”唐宋说。

腾讯研讨院宣布的一份研讨报告指出,随着分享概念的渗透,由二手交易引发的“闲置经济”正迎来它的黄金时期。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卖方可以增添收入,买方付出低成本就能拿到自己须要的东西,双方能够各取所需。从商品的角度看,人们购置力的晋升,网购的发达,使得物品升级换代的速度更快了,人们手里闲置物品的数量敏捷进步,非常须要适合的平台满足人们分享的需求。而从流通平台的角度来,一手电商现在已经进入了红海,二手电商的蓝海潜力正在到来。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明”,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