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岁月洗礼的古迹 如何抵抗洪水侵袭?

近期南方地域连续降雨,面对无情的洪水,人们关注受灾群众和抗洪抢险的同时,也心系那些文物古迹的命运。日前,重庆遭遇1981年以来最大过境洪峰,启动了洪水防御一级响应,除多处人们熟知的网红景点被淹外,市内63处不可移动文物也遭遇洪水侵袭。

今年汛期受损文物范畴广、数量多、丧失大,是近年来汛期文物受损最为严重的一年,长江流域省份文物受损情形较为严重。受损文物中,古桥梁被冲毁、古城墙坍塌和文物建筑房屋垮塌情形较为严重。据国度文物局不完整统计,截至7月16日全国已有500余处不可移动文物因洪灾不同水平受损。其中,不乏历史悠长、价值奇特的全国、省级重点文物。

安徽黄山近500年明代古桥镇海桥被冲毁

针对汛情,国度文物局已向文物受灾严重的四川、湖北、广西、安徽、江西、湖南、重庆等省份,拨付文物应急抢险资金350万元。

文物和古建筑在洪水面前尤为懦弱

洪涝等自然地质灾祸历来是迫害文物安全的主要因素,古老的文物建筑在严重的自然地质灾祸面前显得尤为懦弱。

文物自身防灾抗灾才能弱。古桥梁、古城墙、古民居等文物建筑年代悠远,犹如历史“老人”,千百年受自然环境侵蚀和人为运动影响,抵抗自然地质灾祸才能较弱。历史上许多文物建筑毁于灾祸,或者历经数次灾后重建保留至今。此次洪灾中被冲毁的安徽黄山屯溪镇海桥历史上多次因洪灾受损重修重建。同时,我国文物建筑多为木构架构造,重要建筑资料为木材、砖瓦等,尤其是一些革命旧址,多为祠堂、民居建筑。建筑等级不高,容易在自然地质灾祸中受损。

极端天气增大文物安全压力。文物散布区域庞杂,许多位于山区、河流、湖泊、沟谷区域,受自然地质灾祸影响较大。今年入汛以来,南方多省连续强降雨,江河水位偏高,一些上游水库泄洪排涝,河流中往往裹挟大批泥沙、杂木等。大流量、高流速洪水堵塞、冲击、冲毁古桥,洪水长时光浸泡、淤埋古建筑,致使文物受损严重。

四川今年遭受罕见连续暴雨袭击 洪水漫至乐山大佛脚趾

对防灾减灾技术研讨还不够充足。我国文物、建筑学界对文物建筑的维护研讨集中在建筑格式、形制、构造等方面,对文物自身具有的防灾抗灾功效作用关注不够,未能形成体系的文物防灾理念和技术系统,文物修缮中防灾减灾办法缺乏针对性指点,许多文物自身的防灾抗灾功效尚未很好施展。除此之外,防灾减灾整体才能不强。一些处所文物防灾减灾工作未得到应有器重,文物防灾减灾尚未作为主要和专项内容纳入处所自然地质灾祸监测预警和防灾减灾系统当中。同时,各地基层文物部门和文物维护管理机构队伍建设单薄,人员力气广泛不足,防灾减灾物质设备保障不够,缺少有效抢险救灾专业力气,面对重大自然地质灾祸,文物应急处理和抢险救灾工作就显得力不从心。

日常对文物维护的器重水平不够。依据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登记成果,全国共登记不可移动文物76.67万处,其中前八批全国重点文物维护单位仅有5000余处(截至2019年10月7日),约占总数的0.66%,其余均为省级以下文保单位。受历史和经济发展原因制约,我国不可移动文物的保留现状不容乐观,其中保留状态较差的占17.77%,保留状态差的占8.43%,两类相加超过总数的1/4。

充足施展文物自身防灾功效 中国古建筑抗洪防涝设计有多强?

日前,位于长江鄂州段中心一块礁石上的全国重点文物维护单位观音阁遭受水患,虽然洪水一度吞没到二楼窗户的地位,但整座建筑在洪水中依然安然无恙。其岿然不动、屹立不倒的画面走红网络,被网友们追捧为“刚强阁”。

水位曾一度上涨到观音阁窗户的地位

据了解,观音阁系元代监邑铁山所建,距今已有700余年历史,被称为“万里长江第一阁”,曾引来无数文人墨客登临楼阁、赋诗题刻。观音阁阅历数百年风雨洗礼,虽然屡毁屡建,但建筑主体构造一直坚持本来的样子。特殊是近五年来,除去年外,观音阁几乎年年进水,却并无大碍。

正常水位下的观音阁,可以看到底座的礁石

为何观音阁能在江中屹立数百年?”负责观音阁管理保护的鄂州市博物馆馆长秦昌林以为,首先是它的建筑设计十分奇妙。观音阁坐东朝西,龙蟠矶礁石上垒石成台,台上才建起楼阁,阁与矶奇妙地融为一体,巧夺天工、气概磅礴,展示了古代工匠巧妙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依石而建、地基坚固,如同船舷一样,既减缓水势,又顺势泄流;更主要的是,在观音阁的受水面,建了一堵异常牢固的弧形石墙,这是一道挡水墙,维护观音阁主体免受洪水的正面冲击。2015年观音阁建筑本体大修,修缮前曾委托专业机构做过地质评估,发明龙蟠矶礁石上有不少裂痕,专家评估以为这些裂痕不会影响建筑安全,不须要进行处置,可见观音阁下的礁石地基非常牢固。

除此之外,相似的案例还有不少:北京故宫科学的排水体系使其600余年始终未遭水害,四川都江堰本身即是分水排沙泄洪水利工程,安徽寿县古城城墙石堤岸、涵洞、月坝等体系设计构成了完美的城市防洪系统,赣州古城“福寿沟”为主体的宋代城市排水体系等等…至今都仍施展侧重要的防汛抗灾作用。

国度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表现,当前一项主要义务是组织开展专项体系研讨,深刻发掘一些古城、古村庄和古建筑等本身具有的奇特防灾系统和抗灾功效,充足施展其在现代城乡防灾减灾中的主要作用。

古迹防洪预防性维护尤为主要 同时须要公众的积极参与

文物名贵懦弱、类型多样、散布普遍、产权庞杂,防灾减灾工作既是体系工程,也是专业工作,须要各级政府、各有关部门和单位和谐配合、共同尽力,也须要社会力气普遍参与。

国度文物局将督导各地将文物防灾减灾作为主要内容,纳入防灾减灾系统,进一步完美文物防灾减灾应急机制,增强多灾种综合监测、预报预警、信息共享和应急联动等。同时在修缮中斟酌防灾问题,在保持不转变文物原状的原则,不影响文物本体安全和环境风貌的前提下,将建筑加固、防震、防渗、泄洪等文物防灾抗灾办法。

此外,文物维护还须要社会公众的积极参与。7月8日江西婺源有一座八百多年历史的古桥“彩虹桥”受损。当地立即宣布了“彩虹令”,全网寻找被冲走的桥梁原木构件。在当地大众的积极参与下,胜利找回彩虹桥被水冲走的大梁三根,其他部件数十个。

江西婺源八百年彩虹桥部分桥面被洪水损毁


专家表现,大众有热忱,文化遗产才有尊严。文化遗产维护,不仅是各级政府、文物工作者的职责,也是宽大大众的共同事业。只有当地群众自觉、倾心维护文化遗产,文化遗产能力更好地被维护、有更富强的性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