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访谈:村子没产业、村民没技巧,这样的处所咋脱贫?

央视网新闻(焦点访谈):今天的看老乡系列节目,我们要去四川凉山看一看。火普村是四川大凉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这里属于高寒山区,海拔将近三千米,很多年来,村子里的情形是,一方面因为气候条件不好,种植业发展不起来,村民们都很穷;另外一方面,村里的闲人又很多,因为山高路远,出去打工的人很少,很多人甚至一辈子就没走出过大山。年青人待在村里,守着个穷窝,却没有方向,不知道可以怎样来脱贫致富。兜里没钱还互相攀比,婚丧嫁娶还大操大办,搞得负债累累。五年前,从外头来的第一书记马天,刚到火普村,心就凉了半截。

马天是凉山州广播电视台的一名职工,2015年7月被派往火普村当驻村第一书记,刚到火普村他就有点懊悔了。

五年了,马天用手机拍摄了很多自己在火普村的工作生涯,有随手的记载,也有点滴的思考。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懂得五年前马天的那种心境,那时候的火普村,真的是穷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水平。

四川凉山州位于四川和云南接壤的莽莽大山之中,是被列入“三区三州”的深度贫困地域,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火普村就在这大山的深处,交通闭塞。

交通不便,种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可即使能卖出去,也不值钱。

因为山大沟深,路途遥远,全村700多人,外出打工的不到30人,很多村民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大山,加上产业单一,2014年,火普村贫困产生率高达34.8%。

想赚钱,就要发展产业,可是马天走访了很多村民之后心凉了。

2016年,当地政府为火普村实施易地搬迁,在距离本来村子不远处的开阔地带建起了新村。马天和村干部们试种的草莓和香菇,也有了进展。

试种应当说是胜利的,但种香菇附加值太小,不划算,高山草莓卖相不好,也卖不出好价格。村干部们把自己的想法和艰苦汇报给县乡两级政府,在处所政府辅助下火普村建起了实验大棚。

一边自己试着选品种,找市场,一边请专家教授种植技术,两年下来,火普村新的种植产业初具规模,种出来的特点产品也越来越值钱。

在政府产业扶贫资金的辅助下,火普村还应用村周边的高山草地发展高山养殖,引进了新的肉牛品种,养殖规模也越来越大。

随着政府部门扶贫力度加大,火普村的路修通了,产业也有了发展的方向,但此时还有一个问题难以解决。

发展种养殖项目,并不须要多少人手,全村还有很多青壮年劳动力没有事干。愿意学什么就教什么,能做得来什么就培训什么,政府部门组织了大批的职业技巧培训。

到2019年年底,火普村贫困户人均纯收入9500元,从收入上来说已经全体脱贫。虽然从2017年开端,村民住上了新房子,口袋里开端有了钱,可生涯还是过得不怎么样。我们注意到在马天的视频里,专门记载了一面小镜子,这一面小镜子对村民来说有什么特别意义呢?

一面小镜子,并不是什么奢靡品,过去,并不是村民买不起,而是不须要。

自家卫生都搞不好,就不要说公共卫生了,一个脏乱差的新村,想转变要从每一户人家的一点一滴入手很难。而且村民的物资生涯虽然产生了很大变化,可是久长以来养成的陋习却一时难以转变。

没有钱,要攀比,有了钱,更会攀比,不转变村民的观念,村民即使口袋里有了钱,一次婚丧嫁娶就可能会囊空如洗、负债累累。

火普村办起了道德银行、基金超市,订立了村规民约,把倡导什么、反对什么写得清明白楚,做得好的还有奖励。每个月,驻村工作队员都会在村民家进行入户检讨,并依据村规民约的条款给各家各户评分,每得到一分,就可以兑换一块钱,到年底,获得积分前十名的村民家庭还会得到洗衣机、热水器等奖励。

把过去婚丧嫁娶的攀比心理,领导到文明行动的互相学习竞争上,让村民的精力面孔、村里的环境都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过去的那些成规陋习再也没了生存的土壤。

过去的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山村,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美,甚至还吸引了不少的游客。